好大夫在线创始人兼CEO王航:互联网医疗下一个关键点

时间:2022-06-16  来源:  作者: 我要纠错


2022年6月15日,好大夫在线创始人兼CEO王航受邀参加动脉网“第六届未来医疗100强大会”,并在“医疗领袖峰会”上发表题为“互联网医疗下一个关键点”的主题演讲。

 

今年是动脉网“未来医疗100强大会”连续举办的第六届,主题为“中国故事”,从政策导向、技术前沿、资本视角、产业创新、市场需求五个维度解析产业热点,解读未来医疗健康产业发展趋势。六年来,大会已经成为引领中国医疗行业变革的风向标。

好大夫在线创始人兼CEO王航从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发展阶段出发,分析了行业发展已经取得的成果,以及下一阶段面临的机遇和挑战。王航认为,互联网只是工具,它的终极目标应该是推动医疗行业发生质的改变,重塑传统的医疗业务流程。沉下心来解决行业的堵点问题,才能真正体现互联网医疗的核心价值。而面对“响应不及时”和“回复太简单”这两大互联网医疗行业的“终极投诉”,王航分享了好大夫在线近年来的实践和思考,并给出了好大夫的答案。

如下是王航的发言全文(有删减):

感谢动脉网的再次邀请,参加百强论坛已经成为了我们每年的重要任务,因为它本身也会推动我们去做总结和反思。接下来我来汇报一下好大夫在线在实践中的一些进展和思考。

2022年行业特点:线上问诊没有问题 配套领域成为新堵点

首先我们回顾一下行业的发展阶段。互联网医疗行业在2014年之前还属于早期探索期,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让互联网医疗的使用场景进入到千家万户,但这个阶段还是以信息提供和咨询服务为主,没有涉及到诊疗这样严肃的环节。

2015年到2017年,很多地方开始互联网诊疗的局部试点,例如广东省二院在广东、39健康网在贵州、微医在乌镇,以及好大夫在银川,都做了一些针对互联网诊疗的试点。

2018年,银川试点获得了成功,其成功的主要原因是把互联网诊疗和中国西部地区缺乏高端专家资源的需求联系了起来,因此获得了监管侧的支持。2018年两位总理到银川调研,充分认可了银川模式的价值。在国务院的推动之下,互联网诊疗的大门打开了,这是一次非常重要、非常关键的政策突破。

2020年,疫情推动了行业的进一步发展。在监管侧,多项推动行业发展的政策出台;在供给侧,作为行业主力军的公立医院纷纷建立自己的互联网医院;在资本侧,很多资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创新机会,大举进入这个行业;而整个社会对互联网诊疗也开始有了基本的认识。但是,很多行业在大门打开之后,都有可能会进入到一个快速甚至是无序的发展期。2020年底,行业里也出现了药品回扣从线下向线上蔓延等一些不规范的“苗头”。

2021年初,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要“推动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规范发展”,这是首次提出“规范发展”。这个问题也获得了整个社会的关注。4月,一些媒体开始关注行业里一些不合规的行为,如《半月谈》杂志发表的一篇先开药后补处方的文章,推动了整个行业反思和自律。10月底,《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发布。我们看到,行业的不规范发展行为显著在收敛。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有利于行业正规、规范地发展。

2022年,全社会关注的最关键的问题是疫情。在上海疫情期间,我们看到上海几乎所有的公立医院,在宣布线下门诊受限的同时,都会说“我院的互联网医院还在正常开诊”。这其实是互联网诊疗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成果,它代表着整个线上诊疗已经没有问题了。但是,新的问题出现了,很多处方虽然在线上开得出来,但药品不能顺畅得送到居民的家中去。这个现象引发了我们的思考。

线上处方,这只是互联网诊疗的第一步,千万不要认为有了线上处方,就代表着互联网诊疗的所有任务就已经完成了。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它的终极的任务是推动每一个行业去发生质的转变。重塑医疗传统业务流程,才是互联网医疗的关键任务。

下一个阶段的关键点:解决两大“终极投诉”

这样一个关键任务,它的下一个突破点在哪里?

不管是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还是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都会面对“两大终极投诉”:医生响应不及时,以及医生回复太简单。如果能解决两个问题,我相信整个行业将向前跨越一大步。

这两个问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首先,不是系统和工具的问题。2021年,我们整个公司完成的大大小小的改进项目682个,但是这两个关键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其次,也不是钱的问题。基本医疗的公益属性,决定了医事服务费的增速不会太快,基于我国医保的现状,大幅提升基本医疗服务费,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同时,医保还有一个终极担心,如果由医保来支付线上问诊这么便捷的服务,线上的使用量将会暴涨,医保将面临非常巨额的花费。这个终极的担心,也就决定了医保注定会继续采用总额控制的方法来控制线上的花费。

如果说医保这条路走不通的话,那面对自费患者,是否能够快速提升医事服务费的价格?我认为也不现实。医疗行业的氛围仍然是公益性的,整个社会依然会把医疗作为公益性的服务来看待。

我认为,关键还是医生的时间和精力分配问题。一个好的医生,他的时间和精力是永远不够用的,特别是在老龄化越来越严重的大背景下,中国的医疗资源尤其是优质医疗资源,始终都会不够用。

解决之路:团队

那么这样的问题如何去解?

好大夫在线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案:团队。在用团队来缓解医生资源不足的这条路上,我们已经走了3年多时间,但是走到现在,我们还是在解决工具问题、系统问题。我刚才说到了,仅仅去年我们就做了600多项系统层面的改进,这些改进产生的结果却是系统越来越复杂,医生已经越来越不会用了。医生的最关键优势还是在于诊疗环节,给出优质的解决方案,而面对患者们对于优质服务日益增长的需求,则需要更详细的分工才能满足。如此分析,关键的解决方法也就有了:我们不仅要提供系统,还要协助医生去建立起一套可以分工协作的工作体系,为医生提供助理。

谁来做医生助理?

首先,现有的体系内我认为不太可能,只有在体制外才能找到。我们的公立医疗体系是现有医疗体系的主体,其事业单位的属性就决定了不可能快速扩展。所以要从整个社会上寻找新的、能够承担这个任务的人。其实,这些人并不缺乏,集采导致300万医药代表面临集体转型,每年都有大量的医学毕业生,基层医疗体系里的医生、护士需要转型......这些都为医生助理群体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新的服务力量。

而互联网医疗平台在下一个阶段的职能,应该是帮助医生招募、培训助理,给他们以专业的认证,并在过程中考核他们的工作。围绕每一位关键的医疗决策者,搭建起医疗团队,通过分工提升医疗资源的效率,推动医疗服务的高质量发展,这就是我们为下一个阶段找到的关键点。

最后,我希望与各位同行一起思考一个问题:在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过程中,哪些问题是整个社会的关键点?提供关键价值,为整个社会提供有价值的服务,这才是我们在这样一个跟生命健康紧密相关的行业里,要去做的事。

  • 上一篇:移宇科技助力南京大学内分泌代谢论坛顺利召开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无相关信息
    健康知识

    健康图文信息
    红云制药携手分众,打造“消积食,顺胃气”消费新选择
    红云制药携手分众,打造“消积食,顺胃气”
    推荐信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